所在位置: 企業文化 > 農信文苑

賣花大爺

2020-04-27 15:29:43    來源:安州農商銀行    作者:何紅霞  點擊數:


遠遠地,我便看到了正在街檐下乘涼的賣花大爺。我快步走上前去,擔心一簸子梔子花賣完了。

大爺頭上戴著一頂破草帽,露在帽沿外邊的頭發已經花白,身上穿著一件灰黃的破舊襯衣,下面的褲腿卷過膝蓋,一雙皺巴巴像老樹皮一樣的手正顫顫巍巍地細數著今天的“收獲”:最大的十塊,大概有二三十塊錢,大爺笑瞇瞇的,滿足得很。

“大爺,花咋賣???”“一塊錢一支,不貴!早上剛摘的,新鮮!你聞聞。”大爺笑著拿起一支梔子花湊到我鼻尖。

“可以微信嗎?”我摸了摸褲包,示意沒帶現金。

“莫法,人老了,不懂啥子微信……”大爺擺擺手,臉上沒了笑容。

“大爺,我沒帶現金,但我很想買幾支,等會兒你轉到大轉盤信用社找我,我給你錢可以不?”我思量著自己的想法有無過分,只見大爺一邊扯著口袋,一邊在幫我挑選著長得最好的幾束。“信用社的啊,那你要幾支,同志?”“5支……6支,6支吧!”臨走時我又囑咐了一遍:“大爺,我就在大轉盤,你等會兒一定來找我哈!”
“曉得,曉得,我跟信用社打了幾十年交道,你走就是!”大爺笑了起來。我這才放心回了單位。一下午,我都在等大爺來找我收錢,可直到下班,也沒見人影。他大概明天來吧,我一邊想著,一邊盼著明天。

不知已經過了多少天,我幾乎都快忘了,直到再見到一束梔子花,方才想起還差賣花大爺六元錢。梔子花花期已過,要再買大爺的花,還大爺的錢,怕是要等到明年六月了。

不曾想和大爺素昧謀面,竟也能做一樁“打白條”的“買賣”,憑的是什么?!我想,大概是我這一身工作服,即便已經改去了老樣式,即便已經洗得褪了色,但在大爺眼里,這便是他打了幾十年交道的“老朋友”,是值得信賴的人。

想想,我們終究還是幸福的。我想,待到明年梔子花開,再見到賣花大爺,我一定得把錢還上,不辜負他的這份信任!

責任編輯:阿 翔